造成了gdp的基数很大

2017-07-19 23:39

1、实现程度的不平衡。从实现程度上看,经济发展和人民生活方面实现程度相对较低,仍是短板所在,具体体现在文化产业增加值占gdp比重、高新技术占gdp比重、金融机构贷款增长率、居民文教娱乐消费服务支出占消费总支出比重实现程度偏低;一方面说明经济发展仍是目前雨花区全面小康建设的核心,另一方面也说明雨花区经济发展的主要矛盾仍集中在消费不足、投资单一、经济结构的不平衡等方面。

(一)加快转变经济发展方式,推进高端化产业格局的形成。充分利用经济资源优势,加速发展现代服务业和高端制造业,突出先进制造业与现代服务业“双轮驱动”,努力实现服务业和制造业的产业融合,丰富高端产业业态,挖掘高端产业价值,壮大企业规模,全面推动产业转型升级、快速发展。以长沙获批国家现代服务业综合试点城市为契机,借助中部高铁枢纽优势,以红星商圈为节点,以德思勤项目为示范,以现代物流园为重点,以湘府路两厢开发为载体,加快推进“十里长廊、百座楼宇、千亿产值”的现代服务业黄金走廊建设,全力打造中部现代服务业中心。

(四)坚持以人为本服务理念,推进和谐共生的社会管理体制。围绕建设“和谐雨花”的发展目标,从更高层次推进社会管理创新。扎实推进依法治区工作,增强法律意识,树立法治观念,逐步建立以权利公平、机会公平、规则公平为主要内容的社会公平保障体系。不断提升社会管理水平,积极推进社会管理理念,构建“党委领导、政府负责、社会协同、公众参与”的社会管理格局。深入开展民生幸福工程推进行动,持续增加城乡居民收入,加快构建基本公共服务体系,满足人民群众对美好生活的新期盼。

(三)树立生态文明的建设标杆,打造自然宜居新雨花。立足“生态雨花”定位,依托现有山体、水系、绿地,加快以浏阳河、圭塘河、植物园、林科所基地为核心的城市“绿道”建设;全面提升高铁新城等重点区域绿化密度和层次,让生态雨花的名片熠熠生辉。深入开展“两型示范创建”活动,积极发展绿色建筑、绿色交通,把低碳、节能、环保变为市民的自觉行动。持续提高人民群众对生态环境的满意度。

1、文化产业增加值占gdp比重仍显不足。近年来,尽管雨花区不断加大文化建设投入,推进新兴文化产业发展经费每年逐步增加,着力提升经济发展的内生力。但文化产业占全区gdp比重仍显不足,2012年文化产业增加值产业增加值占gdp比重为4.7%;2013年雨花区文化产业增加值占gdp比重为5.3%,不仅低于8%的小康目标,同时提升幅度偏低,在2017年达到目标值压力巨大。究其原因,一方面由于我区经济总量大发展快,造成了gdp的基数很大。另一方面由于雨花区传统缺失,文化产业根基薄弱,新兴文化产业处于发展阶段,加上历史沿革等原因影响,导致其增加值总量仍显不足。受此两方面综合影响,导致了文化产业占gdp比重不足。

(二)强化城市精细化管理方式,促进城市品质的内外提升。在城市硬件和软件上双管齐下,全面推进和整体提升城市基础设置和公共设施建设,强化城区服务功能,提升城区综合承载力。强化城市精细管理,进一步突出规划引领,明确片区定位,优化功能布局,抓好基础设施建设、产业项目发展和公共服务建设,让片区特色更鲜明、功能更完善、品质更卓越。同时进一步加大公益性文化事业的投入,切实改善居民消费观念,突出抓居民消费核心热点,让发展活力更足,不断引导居民积极开展健康向上的文化活动。

2、提升幅度的不平衡。从提升幅度上来看,由于雨花区全面小康实现程度较高导致各方面提升幅度很低。尽管如此,经济发展与其它各方面提升幅度相差较大。人民生活、社会发展、民主法治三方面提升幅度甚至出现了负增长,一方面说明了部分内部监测指标出现了下跌趋势,值得警惕;另一方面也说明了社会事业建设和经济发展仍然存在着摩擦与矛盾,需进一步统筹规划,有序发展。

从具体指标上分析,出现了部分指标实现程度相对滞后,同时提升难度较大。

3、空气质量提升难度大。2013年雨花区空气质量达标率为84.7%,离95%的目标值仍有差距,同时空气质量不易有效控制,波动幅度大,提升难度大。根本原因在于一是由于大气污染是一个综合问题,污染源形成复杂,源头包含生活污染、工业污染、交通运输污染等各方面,难以用简单手段控制处理,二是受不利气候条件影响,大气污染容易造成不同地域间的传递,若无跨地域间区域协作,空气质量难以得到根本性好转;三是气候恶化,不仅是雨花区,放眼全国各地均缺乏治理大气污染的有效手段。多方原因综合,造成了目前空气质量难以控制提升的尴尬局面。

2、居民文化娱乐生活发展相对滞后。虽然雨花区人民群众文教娱乐服务支出不断增加,但文教娱乐占家庭消费支出比重仍然过低;2013年居民文教娱乐服务消费支出占消费总支出比重为9.1%,远低于目标值18%。究其原因:一是居民消费热点逐渐向大宗商品转移,用在文教娱乐方面的支出就减少了;二是政府逐年加大对全区公共文化事业设施、文化阵地和文化活动投入,促进了公共文化事业的蓬勃发展,导致居民个人文化方面消费减少了;三是随着cpi的逐年上涨,居民用于衣食住行方面的消费压力加大,导致了文化娱乐方面消费的降低。